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德阳安逸网

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私房话」陈叫兽:世界最大艺术区是这样“杀死”女文青的

  [复制链接]
megcjgm 发表于 2018-7-7 14: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01

不是男艺术家荷尔蒙的焦虑,才是宋庄的真实焦虑。即便宋庄有可能成为中国社区当中自撸行为发生率最高的地方。

而是,如何能够亲近女性的力量,让更多女性,包括女文青能够重新降落在这个先锋艺术文化潮流的“天使”之地。才是陈叫兽对宋庄深刻思考的问题所在。

“卧底”宋庄12年之久的陈叫兽认为,三种可以毁坏宋庄的力量:

第一种是落后的文化管理机制,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了;

第二种是艺术市场的力量,近5年宋庄的艺术市场到达了它的冰点期,大家正处于一个忍受期到适应期的界面了;

第三种是女文青的力量。女文青稀缺的地方,这个地方,首先环境一定足够糟糕,情调不够浪漫,风花雪月的故事产生不了。

但陈叫兽认为,宋庄毕竟不是丽江、大理,女文青在这方面的理解毕竟还是天真了一些。

先让陈叫兽分析一下,作为当代艺术新物种地理坐标的宋庄在当代艺术方面经历了四个时代的“洗刷”,以及梳理一下与女文青的内在逻辑发展线:

一、“农耕社会”,艺术家从北大附近的圆明园画家作为盲流群体迁移到小堡村以及周边一些村庄。在圆明园和宋庄早期,女文青是非常热烈和真实的。当时,国内和国外的女文青都真正的是“穿越大半个地球来和艺术家们无偿睡觉”。

艺术家那时候长头发和光头都是女文青重度青睐的文化标记产物,与后来艺术家群体中流行的光头意义对比,已经时过境迁了。需要提示的是,与此同期,外来的女文青几乎在宋庄神秘的“蒸发”。

可惜的是,没人注意与研究,女文青的消逝现象,是隐蔽的导致了宋庄另一种生产力的改变与发生的线索。

陈叫兽认为,女文青在宋庄没有能形成一股特别的力量,也可能影响到了宋庄后来的走势。一个具有艺术独特磁性的区域,“女文青”作为新兴人群,最终没有成为一个重要力量,这背后实际上,直接关联着宋庄初期生态的问题。

现在可以反思的是,“女文青”没有解决好的宋庄,在很多方面同样没有能力解决好。

二、“蒸汽机时代”,这个时期开始像造火车,造轮船,造机器,宋庄开始显现艺术势能,艺术家群落规模虹吸效应形成,先锋艺术所引爆的现场以及艺术潮流,在社会层面制造了新文化浪潮现象,显示了在暂时安居于北京偏东一个曾经是知识青年乡下改造的村庄的生命力生产力。

以村民宅基地为基础的工作室让艺术家群体极大提升了生产力,宋庄艺术群体的光环效正在集聚。这个时期,有一波女文青充当了艺术家最早的一批经纪人。

三、“电力时代”,从2005年之后,宋庄首届艺术节开始,宋庄开始出现了活动组织体,刹那间宋庄一篇艺术的“海市蜃楼”光景。诸如,宋庄艺术促进会等,一些美术馆,艺术机构开始入驻,并运营宋庄的艺术资源。艺术文化淘金的进场者就像当年进入深圳蛇口那样充满莫名其妙的兴奋。尤其是2005-2008年艺术市场大爆发前后,女文青没有出现批量进入宋庄的现象,反而神秘的消逝。

女文青可以安慰处于青春期的当代艺术家,但是市场爆发之后所带来的人性变化,也可能造成了女文青的选择困扰。谁可曾想,中国艺术市场会一夜之间爆发,而又熄灭烟火呢?

很可能并不温柔的宋庄气息(当代艺术当中的政治、泼皮、艳俗、暴力、色情等等现实倾向性很强的元素,无形中杀死了文艺女青年的价值观),严重的破坏了早期传统女文青所取代艺术圈样子和状态的想象。

问题是,这个背后可能隐匿着一条重要线索被艺术界忽略:中国女文青与宋庄从此分道扬镳。

另一条线索也有可能是,女文青进入到宋庄的难度系数突然提升了。因为一旦宋庄完成了艺术潮流的塑造,“只爱人不爱观念”的女文青已经不熟悉宋庄的艺术文化界面了,当代艺术作品很难理解的状况,也本质上束缚了女文青的知性本质,甚至“只爱人”的频率也对不上去了。

陈叫兽想想就感觉后怕:原来变动当中的宋庄就这样“杀死”了女文青的。而宋庄以及外人对这种现象毫无知觉。

四、“信息社会”,“互联网时代”,这是宋庄当下的界面,宋庄发展进入到了一个相对平静的阶段。一方面当代艺术的基本面貌已经得到社会一定范围的认知度,但是在到达率方面依然出现一个“社会差距”。另一方面宋庄的商业发展与艺术生态之间出现了失衡,在没有建立合适的机制面前,宋庄艺术资源组织效率依然停留在原始的状态。

近些年宋庄艺术现象级的案例并没有发生,反而因为拆迁,艺术家生存保障等问题让宋庄艺术群落前景充满着不确定性。在精致化,个性化开发的艺术家工作室,消费街区,美食店铺,手工店,民宿等没有出现之后,中国女文青重返宋庄将遥遥无期。

因此,没有女文青的宋庄是很尴尬的,环境一定不够浪漫,艺术家一定不够浪漫,单纯工作室是没有给女文青提供足够的激情清晰的,宋庄在女文青全部印象:一切显得干巴巴的。

但是女文青唯独忘记了,宋庄所提供的是艺术文化创新的“湿性”,思想的,观念的,而首先不是环境,这个宋庄早期的历史是有关联的,当年从圆明园撤退到小堡村来,并没有多少在环境上选择。

宋庄所有的魅力,就在这些近万个大大小小的工作室里,以及在更多当代艺术作品所呈现的现实思考线索中所展现的某些独立的态度,以及观念思维品质,加上这个群体的生活方式,而不是成为丽江,大理那种温软的消费主义包围下的文旅消费出口。

陈叫兽认为:宋庄"杀死"女文青的最重要原因就是,这里的景观不懂风花雪月,但如果你熟悉宋庄作为前卫先锋艺术文化的圣地,你就不会苛求宋庄表面环境的粗糙,而是要发现宋庄文化基因里骨子里的叛逆,在残酷的现实边缘实现自己完整个人人生价值,以及自我捍卫价值观的文化态度。宋庄是作为人格化地标更具有探讨社会问题的丰富内涵,而丽江,大理等只能作为消费性的情绪空间,成为不断庸俗化文旅目的地之一的流量出口。宋庄对赌的是艺术家个体勇敢的人生,如果宋庄输出的是这种感召力的信息,"女文青"这个群体一定是无法抗拒的。

因此,建议对宋庄的看法可以更包容一些,未来的,新一代的,女文青应该这样对宋庄辩证:

1、肉身的,粗糙的宋庄是早期,现在的宋庄环境已经开始发生显著变化。这句话也不单只是针对女文青,也针对宋庄保有“经验主义”唱衰的人群,有一点可以预见的,环境变化是可以速成的,但是更重要的是,更多“共识”去参与推动宋庄下一个裂变的时刻。而不是用“经验主义”来完成“传统的宋庄”全部定义和表述。

2、如果宋庄只是做成商业合成景观的宋庄,那么满足传统女文青的,那么宋庄作为超级物种出现的价值观以及意义则会彻底的被稀释,那么那个宋庄界面真的到来之际,可能所有人都会厌恶宋庄,而“女文青”当然也不会例外。

宋庄之所以和丽江、大理,或全国别的艺术区不一样,是因为这里发生独特的艺术创作,产生艺术现场,形成文化现象以及社会效应,而不是其他商业景区,旅游是第一位的价值取向。

当然,宋庄也有一批非常有个性和有意思的“自产”的,资深女文青,很多成为艺术家的老婆,以及女朋友了。外来的女文青们可以参考。

宋庄正在营造艺术小镇的申报条件与气氛,在“杀死”女文青的同时可能又在“复活”女文青这个群体。

但宋庄的女文青在深度方面总得和丽江,大理有所区别吧?!
    02

宋庄和丽江,大理之间隔着一个文艺女青年群体(简称“女文青”)。

陈叫兽认为,每个男人,除了老司机之外,曾经都有两种强烈选择的意愿,一种选择风骚的女人,一种是女文青。

很多女文青死的都要去大理,丽江寻找“真我”,证明“本性”。

但是女文青一旦来到宋庄,就会失去她们熟悉的土壤,失去了隔壁老王熟悉的味道似的。

她们绝对比较不出来,文艺的丽江、大理和当代艺术的宋庄究竟有多大的区别。

任何深刻的东西,都不是女文青的菜。

任何风花雪月的剧情,都可以成为女文青热血上身的催情元素。

但是,宋庄显示的却是深刻的,坚硬的,粗糙的当代艺术“颗粒状”的东西,样样都会把女文青的“眉头皱宽三千尺”。

女文青只会在艺术工厂路,小堡村委会所在的南街美食得到一点点安慰,之后赶紧撤退,发誓再也不踏入这个鬼地方。

女文青,你这样对宋庄真的好吗?

当然,比女文青更二逼的,把宋庄拉仇恨,你为什么不把你的国拉仇恨了,就不多说他们了。傻X,不知道现在的现实处境?

陈叫兽认为,女文青是思想追求进步最低底线的群体了,如果你非要比女文青更低,你别侮辱陈叫兽的智商。

个性色彩的稀缺,是社会主义美学思想系统中最缺失的教育之一。宋庄的魅力与张力就在于。你要做一个可以知道思想对今日现实的重要性,以及可以凭借一己的力量,分别美好生活的进化版本的女文青,就不应该还依旧停留在30年前一贯以来的女文青传统路线上。

曾经女文青是一股极为积极的力量,甚至有一种说法很流行,即乡建如果没有女文青参与,那么乡建在内容方面都是有缺失的。

但是现在女文青长得面目全非了。

陈叫兽最看不起的是整个社会流行“二货思想”,即是没有思想,跟着别人的群体思维。

女文青最大的问题就在此。

在恶贯满盈的现实界面,最不应该的是去寻找消费与商业造就的风景。

那些“二货”思维的群体,把到丽江、大理睡觉于女文青是人生最大的价值观实现之一。

想想吧,女文青们你睡的都是些什么人?哪怕是天亮就说再见。

宋庄可以拓宽你的艺术思维以及对现实的另一种观看方式,而不只是负责你的风月雪月以及在古城里假装浪漫。

你为什么不回到宋朝啊?那里都是。陈叫兽想想就生气,那些随意就凭感觉抛弃“宋庄”作为文化意识形态上唯数不多还可以出气区域的女文青,实在很气人。

人心都是指向美好的东西,难道美好的东西只是风花雪月,只是关注到自己的肉身?

当代艺术家关注什么?关注政治,关注社会,关注问题,关注现实,关注精神,关注灵魂,就是不懂得关注自己,这样的好男人你不跑去和他们睡觉,你跑去大理,丽江冠冕堂皇的“偷情”,这还是价值观的问题啊。

女文青以及包裹着“二货”思想的群体,你可以读不懂宋庄,甚至怀疑宋庄,但是你不可以“侮辱”宋庄。
    03

每个女文青背后,可能都上演着一处邂逅版的快速床戏。

但每个女文青背后,都有一股天使的力量助推一个地方更加“文艺范”,更加充满魅力。

国情下的女文青在现实语境下,如果能和当代艺术家在宋庄的地理上完成合轨,将是中国文化创新现场创造性贡献,从而改写宋庄生态的底层密码。

因此,陈叫兽理想的认为:女文青选择“睡觉”的地方需要新一轮进化了。

任何一个无处安放青春的地方,才是产生女文青的沃土。

宋庄才是可以让“女文青”变成“深度女文青”的圣地。

不来宋庄的女文青,都是浅尝辄止的“女文青”,要么自己局限在这样的现实肉身环境里,才不愿意来宋庄体验一个自由艺术家的思想与观念争斗。

宋庄基因里流通的是波西米亚式的生活方式,而不是依赖发生在电视剧的欧巴剧情里。

因此,丽江、大理赋能给女文青的都只是消费观以及私人情感镜像。

同样,宋庄也绝对不会发生一夜情事件之后“反水”那个导演。

因为在这里睡不睡,早已不是问题。

一方面,宋庄的艺术家可以很便利地到八里桥,到燕郊解决生理问题。

另一方面,艺术家睡觉也是有态度,一言不合会认为女文青观念太传统,肉身太保守而拒绝一起睡。

早些年,有两个桥段:

一是国外的女文青,都有“白求恩”的国际共产主义精神,发现艺术家很可怜,性生活普遍压抑,充分发挥救人又救己的精神来“助睡”(完全是陈叫兽自我发明的词汇)艺术家。

这才是“超越大半个中国来睡你的”大国工匠精神哪!

另一个是某著名画家和当红明星谈恋爱,受不了别人说他是某某明星的男朋友,真是睡觉都是有态度的。

中国的女文青你们知道吗?

因此女文青就从“睡觉”这个问题开始止步于宋庄。

女文青在宋庄“睡觉”有无数种不安全感,却可以在丽江、大理10秒以内委身于一个陌生人。

所有描述宋庄的文字当中,似乎都有一个影子说法在闪动:宋庄是狼多肉少。但是重要的这不是宋庄社交的本质。

因此,宋庄的睡与丽江、大理的睡,是有很大不同的。

只有搞懂这两个地方不同睡觉的方式,你才会真正认为宋庄之美,而丽江,大理之势利,之策略,之肉身在外的谎话连篇。

把一夜情变成常态的品质,女文青你们难道还不够恶俗吗?

如果能够发现宋庄艺术家身上那一点点叛逆和自由的精神,女文青你们不睡他们,还好意思睡谁?

丽江、大理每天每晚都很要上演勾引与骗睡,不同的只是策略。

而宋庄的睡觉是精神共鸣,是愉快之睡。骗睡是非常低级别的词,但是成为了丽江、大理之行的标配。

而丽江和大理作为旅游目的地的质感却被捆绑在“一夜情”的基调和色调里。

而在宋庄可以教会天下“女文青”如何区别禽兽和艺术家之间的区别。

中国的女文青群体一直没有进步,主要问题在于这个群体一直没有思想裂变的能力。因此满地都是文艺女青年,但是懂得当代艺术的文艺女青年却是稀缺。

于是宋庄越往深处发展的时候,越可能出现“女文青”群体,希望新一轮“女文青”的表现方式不主要是像到丽江,大理那样到宋庄“睡一觉”来完成自己的身份确认。

我不知道女文青能否读懂陈叫兽这个对比。

女文青大概做梦都想不到:她们看不上的宋庄放荡的是思想,而自己骨子里深爱的丽江、大理却是身体的放开。

遗憾的是,女文青“嘴上喊着不是那回事,身体却真的很诚实”。

宋庄粗糙的环境,以及强烈的艺术观念流动,就像吹牛逼一样,把女文青的所有浪漫和幻想都切割成碎片。

于是宋庄就是宋庄,丽江就丽江。

我们对于一个地方的判断一致停留在当年原有的印象当中,

因此是“经验主义”,而绝对不是“好奇心”害死女文青。

丽江、大理,可以让女文青追求诗与远方的统一,还可以肉身和灵魂暂时分开。特定时期,放飞自己的时候,放开身体。

但是,传统的女文青却无法了解到宋庄的真谛,这也可窥当代艺术在国内推广之难。

正是如此,“女文青”需要当代艺术版本,需要宋庄版本,而不只是《张扬导演,我爱你》的“小二姐”形象。

宋庄可以给“小二姐”们正名的最佳土壤,但女文青一定不只是“小二姐”这个版本

04

陈叫兽已经总结出来:做好一个宋庄版本的女文青,或者当代艺术版本的女文青的五个标准,只要运用一两个,你就是宋庄版本的女文青了,以解构传统的女文青本质是爱文艺的,但是又不进入文艺的本体,因此青睐风花雪月,过度相信感觉,故意制造情感幻觉现场,甚至只满足于“摆拍”:

1、理解当代艺术家的“观念”,就像女文青对印象派艺术那样着迷那样,当年印象派是艺术史最大的反叛群体。那么即便看到艺术家表达的抽象作品,你只要理解到“对现实的反应”以及“骨子里的文化叛逆精神”,这个层面就可以在宋庄找到更大的精神满足。如果说,丽江,大理给女文青美好生活的消费式沉浸式体验,那么宋庄给女文青提供更刺激的高原体验,即更有精神化,艺术化的情感体验。

2、女文青最需要做的事情是,打开宋庄艺术家的工作室,而不只是停留在风情街的酒吧,美术小店,服装手工坊里。宋庄的魅力全在一个又一个真实的艺术家工作室里,这里有几种状态你可以区别,一种是创造力的状态,二是生活方式,三是品质深度。这些丽江,大理都无法比拟的。

3、传统的女文青需要升级,因为她们要抵抗的是消费情境编织的谎言,要从传统的“一夜情”发生地摆脱出来,一方面,“小二姐”版本的女文青已经抹黑了女文青群体的形象。另一方面,社会通俗文化已经大大遏制了创造力的群体,宋庄的“高冷”恰好可以让新版女文青获得灵魂附体的心灵与情感诉求相匹配。

4、不要再以肉身在某个地方实现的高潮来作为评价一个文艺区域的好与坏。

5、不要再以古城等商业情境的环境来为“女文青”行为背书,而是需要参与宋庄新一轮艺术文化内容的建设,从而找到“女文青”这个群体的时代驱动力以及新的“女文青”状态与风格。

05

目前宋庄缺少一种真正爱文艺的力量,

而女文青的本质是爱文艺,因此女文青的圣地是在宋庄,而不是在它处。

如果有一种懂得当代艺术语言与社会能量的女文青出没在宋庄,那么野性的宋庄一定会变得更有味道,而不是现有的干巴状。

因此,女文青在宋庄大有所为,而不是她们自己认为的没有感觉,这个群体可以帮助打通第三层“语言”编码的宋庄:

宋庄第一层“语言”编码是当代艺术的宋庄;

第二层“语言”编码是生活方式的宋庄;

第三层是“语言”编码是有爱的宋庄。

而“造爱”是解决宋庄发展痛点的路径。

女文青天然是为“造爱”而生,

因此,宋庄欢迎女文青。

最后,陈叫兽还要抛出一个观点:

新时代,不来宋庄的女文青就是女流氓。

只懂前往丽江,大理的女文青才是真女流氓。

前者是女文青需要新的时代标准,而不是赶集在丽江,大理的路上。

后者是女文青需要一个新地方塑造,释放女文青的时代内涵。

女文青是天然的发酵群体,可以让一个文艺之乡更加充满生活和有爱的魅力。

女文青这种超级物种可以让一个地方充满温热,

甚至是文艺复兴的一种特别的力量。

但是女文青不应该只是沉沦在商业编织的温软他乡里,而应该再宋庄创造一种艺术经济连接的方式。

可以转化为一个地方变得更加美好的底层情感代码架构。

除了情感,女文青有着最美好,最天真的艺术天使之心,更是最好的艺术经纪人。

女文青你还是睡你的。

但是千万别那么浅薄的睡。

最后必须矫情的交出陈叫兽的观点:

宋庄的发展需要女文青助力。

要让更多女性,更多女文青顶起宋庄艺术区的“半天天”。

陈叫兽坚强的认为,只有女性、女文青才能“拯救”宋庄生态连接不起来的现状。

(备注:图片来自网络,与文章无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coke仔 发表于 2018-7-7 14:43: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毛老子总也抢不到沙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dgqc 发表于 2018-7-7 17: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位出租,有意请联系电话:1383838438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南好灌 发表于 2018-7-7 19:31: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LZ是天才,坚定完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fulu 发表于 2018-7-7 21:41: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位编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chenhong 发表于 2018-7-8 00:19: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是坐沙发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鸡蛋仔 发表于 2018-7-8 08: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个凑数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许闻 发表于 2018-7-8 10:38: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强,支持楼主,佩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koodo 发表于 2018-7-8 13: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支持再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静思夜 发表于 2018-7-8 16:12: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的帮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