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德阳安逸网

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女人身上最漂亮的东西,你还在吗?

[复制链接]
yoii0 发表于 2017-7-29 01: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9d4a132c14eee03674163b18449a3826.jpg


某一五星级大酒店的地下停车场里,宋妍用尽吃奶的力气拼命的往前跑着。

“臭女人,你给我站住!”后面传来男人暴跳如雷的怒吼声,并且伴随着凌乱的脚步声。

宋妍飞快的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除了车还是车,情急之下她躲到一辆车的车底下。

由于地下停车场里的光线昏暗,那几个男人也也看不清宋妍究竟躲到了哪里去,但是肯定她还在这停车场里,便开始一辆车一辆车的找。

在他们来到她躲的这辆车旁时,眼看自己要暴露了,宋妍在心里暗叫不好,还倒抽了一口冷气,以为自己要落入他们的手中。

然而就在这时,旁边的一辆车的车灯忽然亮了起来,接着车子就飞快的开了出去。

“臭女人,别跑!”几个男人以为她开车逃跑了,跟随着车子追了出去。

宋妍暗暗的松了口气,好险,差一点就要被抓到了。

她刚准备从车底下爬出来,又看到了一道亮光,接着一辆车在旁边的空车位停了下来。

“少川,你说过今晚会陪我的,你不会失言吧?”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传来,宋妍整个人怔了怔,这声音怎么这么的熟悉。

“小妖精,我这就满足你。”

另一道更加熟悉的声音措不及防的窜入她的耳里,宛如一道惊雷,狠狠的劈在了她的身上。

这是跟她结婚了五年的男人安少川,而那女人的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就是他的秘书莫思思。

他们两个竟然……

想到这里她暗暗的拧起来拳头。

“那我跟宋妍你更喜欢谁?”

“那女人平日里穿着打扮跟只叫丧的黑乌鸦一样,看见了就倒胃口!”安少川轻蔑的话语传来,宛如一把利刃狠狠的插在宋妍的胸口上。

原来她在他的眼里不过如此,真是讽刺至极!

“可是你之前不是还跟她有过孩子吗?”莫思思有些吃醋的问道,显然很介意这件事情。

“哼!”安少川极其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也不知道她到底是跟哪个野男人生的野种。”

听到这句话话,宋妍整个人就像是定格住了一样,一动也不动。

那孩子竟然不是她跟安少川的孩子,怪不得在孩子一出生就不见了,他的表现没有她想象的那般紧张和焦虑,事后也没有着急找孩子。

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孩子不是他的。

既然他当初早就知道自己的孩子不是他的,那么他为什还要娶自己?

“那你为什么还要娶她?”莫思思满是疑惑,她心里自然希望安少川把宋妍给踹掉,那么她就可以再也不用当他不见得光的情人。

“因为她的手上有我们安家想要的东西。”

“那是什么东西?”

“小妖精不该你知道的事情,就装作单纯一点。”

紧接着车子又开始激烈的震动了起来。

宋妍整个人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很想要当面质问他们俩,可是一想到安少川说她的手上有他们安家想要的东西,她就瞬间找回了自己的理智。

她的手上到底有什么东西是安家想要的?

她必须要查清楚,所以暂时还不能跟安少川撕破脸,更加不能跟安家撕破脸。

还有就是五年前那一夜占有了她的男人到底又是谁?

还有她的孩子如今又在哪里了?

从地下停车场离开,宋妍有些浑浑噩噩的走在大街上,满脑子都在回响着安少川和莫思思的对话,目光顿时变得冷厉了起来。

“安少川,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她看着握在手里的手机,忽然就冷笑了起来。

宋妍是一名记者,所以刚刚两人的对话已经被她用手机给录了下来,必要的时候,她会来用当做反击的武器。

“坏蛋,你放开我!”一道稚嫩的男声从前面传来。

宋妍抬眸看过去,见到一个男人将一个小男孩扛在肩膀上,大步的往前走。

“臭小子,不给你买玩具就使性子,回家后看我怎么收拾你。”男人骂骂咧咧的,路过的人都以为那是他的儿子,便也没有什么反应。

宋妍也是这么以为。

“坏蛋,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小男孩拼命的挣扎着。

男人抬手狠狠的打了一下他的屁股,“臭小子再胡说八道,我一会剥了你的皮!”

小男孩依旧拼命的挣扎着,眼睛蓦地就看到了尾随的宋妍,灵机一动,朝着她叫喊了起来,“妈妈,妈妈,救我。”

“你妈妈在家里!”男人怒骂道。

宋妍看着小男孩恳求的目光,忽然就想起了自己那一出生还没来得及见上一面,就被人偷走了的孩子。

所以这人……极有可能就是人贩子!

她即刻走上前去拦住男人,目光没有丝毫畏惧的逼视着他,冷冷的开口,“把孩子放下!”

“臭婆娘,你他ma的少管闲事!”男人紧紧的抱着拼命挣扎的小男孩。

“你要贩卖我儿子,我当然要管了。”宋妍依旧架势十足,“我刚刚已经报警了。”

男人果然就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两个穿着警服的人往这边走过来,顿时就怕了,放下孩子转身就逃走。

见到男人走了,宋妍瞬间松了一口气,刚刚她其实也害怕到了极点。

“姐姐,谢谢你救了我,我会报答你的。”小男孩一脸感激的看着她,白皙的小脸蛋看起来又萌又帅气,眉眼间还流窜着矜贵之气。

宋妍看到他,莫名的就想起了自己那已经失踪了五年的孩子,如果他现在还在自己身边的话,应该也有这么大了,眼底泛起了一抹黯然,很快被淡淡的笑意替代。

“小朋友,你的爸爸妈妈呢?”

“我没有妈妈。”小男孩有些忧伤的说道。

宋妍的第一感觉就是他是单亲家庭的孩子,父母大概是离婚了,还是怎么的。

“那你爸爸呢,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我让他来接你。”

小男孩轻轻的摇头,目光-诚恳的看着她,“姐姐,你能收留我一晚吗?”



0d34be18f50fb1a1af20cae3497cd2a2.jpg

“这……”宋妍有些为难的看着他,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就看到他满眼忧伤的样子,让她有种无情抛弃他的罪恶感。

他仰头看着她,再次开口恳求她,“姐,我知道你是好人,就收留我一晚吧。”

宋妍真是服了他,也不怕她会像刚刚的人贩子那样,把他给带去卖掉。

最终,她还是心软答应他的请求,带着他回到了自己的小小出租房里。

宋妍和安少川没有跟安家其他的长辈住在一起,夫妻二人搬到安氏企业开发的楼盘的一套复式公寓里住,然而安少川一直用出差当做借口,一个月也不见得回来住上几天。

宋妍又因为这边离公寓离她上班的地方有些远,便自己在距离自己上班较近的区域里租了一房一厅。

小男孩跟着她走进她的出租房小房子里,有些好奇的四处张望着。

宋妍见他的膝盖有些擦伤,便带着他到沙发那边坐下来,而后拿出准备家里备用的医药箱,小心翼翼的,耐心的帮他清洗伤口,“可能会有些疼,你要忍一忍,一会就好了。”

小男孩乖巧的点点头,一直盯着宋妍看,他觉得宋妍好亲切,见她的第一眼就很喜欢她,“姐姐,你人真好。”

宋妍给他清洗好伤口之后,抬头对着他温柔的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我人好?”

他歪着头,模样认真的想了想,很是可爱的样子,“因为你从坏蛋的手里救了我。”

她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心里头的阴霾,因为他的出现消散了不少,“你饿不饿?”

小男孩点点头,他今天可是因为跟爸爸闹别扭,趁着他外出的时候,一个人偷偷的跑出来,没想到会遇到坏人。

“我去煮面条给你吃。”

青菜瘦肉汤面,是宋妍的拿手绝活,不一会的功夫,她便将两碗面煮好,和小男孩一起吃起来。

“好好吃。”小男孩刚吃第一口,表情就像是吃到了山珍海味一样亮了起来。

“谢谢你对我的厨艺这么捧常”宋妍开心的笑着,暂时把安少川出轨的事情给抛之脑后,享受着眼前短暂的快乐。

如果她当初的孩子没有被人偷走,现在大概也是跟眼前的小男孩一样大了,也是一样的讨人喜欢吧。

“啪,啪……”

突然传来的拍门声,打破了一大一小的愉快用餐时间。

宋妍起身过去把门给打开。

一道颀长且带着压迫感的躯体立在她的面前。

男人很高,气场很强大,表情极其的冷傲,却又无比的帅气矜贵,一看就是出身不凡的人。

宋妍看着他的脸,总觉得有几分熟悉,又不记得在哪里见过,她一向是一个理智的人,不会像别的女人那样,一见到尤-物帅哥就看傻眼的那种人。

“这位先生,请问有事吗?”她的语气极其的客气疏离,没有一丝讨好或者探寻的意味。

男人无视她,目光往房子里面看,接着就越过她,直接走进了里面去。

在她准备斥责这个男人的时候,却蓦地听到小男孩稚气,并且带着惊讶的嗓音传来。

“爸爸!”

呐呢,这个没有礼貌的冰山男是小男孩的爸爸!!!

男人冷眼扫了一下桌面上的两个还装有面条的碗,神情冷漠的看着小男孩,“学会离家出走了?”

宋妍看到男人的眼神如刀刃一般的锋利,担心他会因为生气就打小男孩,便上前一步说话,“那个,这位先生……”

“爸爸。”小男孩跑过来抱着他的腿,仰头看着他,萌萌哒的小眼神顿时委屈了一片,“我差点被坏人抓走了,是这位漂亮的姐姐救了我。”

“所以你想要我怎么做?”男人听了小男孩说的话,没有一丝的诧异,而是极其淡定的问他的目的。

在一旁的宋妍微微蹙眉,觉得这男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不然的话怎么这么快就找到她这里来。

小男孩看了看宋妍,然后在转过来看着他,认真的说道:“我想要你娶姐姐当我麻麻。”

听了他的话,宋妍蓦地睁大了双眼,这要求……

“好。”男人二话不说,甚至都没有思考一下便直接答应了儿子的要求。

宋妍更是惊讶了,觉得这男人可能脑子有些不太正常,就算是为了哄小孩也不能这么随便的许诺。

“你的意思如何?”男人看着宋妍淡淡的开口,神色也比一开始缓和了不少。

宋妍一脸歉意的看着他们父子二人,实话实说,“我已经结婚了的,所以这要求我不能答应。”

男人了然的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她,“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可以随时联系我。”

宋妍接过他的名片一看,眼瞳瞬间紧缩,“你就是盛世集团的总裁,厉擎禹!”

怪不得她见他第一眼就觉得他眼熟了,原来是这么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我就是厉擎禹。”他俯身将小男孩抱了起来,“他是我儿子厉清轩。”

“姐姐,你可以叫我小轩。”厉清轩笑着对宋妍说道。

宋妍点点头,“我叫宋妍。”

“嗯,我先带他回去了。”话落,厉擎禹抱着厉清轩直接离开了宋妍的出租房。

厉清轩在跟宋妍挥手道别,“姐姐,我还会来找你的。”

宋妍也笑着跟他挥手道别,目光落在厉擎禹高大挺拔的身躯上,笑容瞬间僵祝

他不就是自己今晚跟拍的,影后许智雨的神秘绯闻对象吗?

所以她会被几个保镖追着跑,也是他授意的?

天呀,要不要这么冤家路窄!

厉擎禹将儿子抱上车做好,让司机把车开走。

车后座上的一大一小,大眼瞪小眼的,神情都如出一辙。

“离家出走,有能耐了?”厉擎禹的语气带着严厉和威严,因为他的任性,把所有人都急坏了,当他让人查到他差点就被人给拐走的时候,一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来。

“哼!”厉清轩丝毫不示弱的瞪着他,“我就不喜欢你跟那个坏女人在一起!”

“所以你就赌气要我娶刚刚的那个女人?”厉擎禹神情有些无奈的看着他一脸倔强的样子。



cf6655bd93ea6b038070d4211200248f.jpg

“我就是喜欢刚刚的那个姐姐。”厉清轩回答的诚实,让人看不出一丁点赌气的意味,他是真的很喜欢只见过一面的宋妍。

厉擎禹神色不明的睨了他一眼,而后不紧不慢的开口泼他的冷水,“你再喜欢她也没用,你没听到她说已经结婚了吗?”

厉清轩不过才是一个不满五岁的小孩子,到底还不太明白结婚的真正含义,只是坚持的说道:“我不管,我就要你娶她!”

男人微抿着菲薄的唇瓣,不理会无理取闹的儿子。

回到帝景.轩阁,厉擎禹让管家王叔带厉清轩去洗澡,他则是到了书房去,给自己的助理范名打了一个电话。

“你帮我查一个人的相关资料,一小时后发到我私人邮箱上。”

他一把事情给交代完,就果断利落的挂了电话。

范名办事一直都很速度,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厉擎禹就收到了他发来的相关资料。

宋妍,原名宋佳柔,今年二十五岁,一个小小的8卦娱乐杂志社的记者,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安氏企业总经理安少川的妻子。

最让厉擎禹意想不到的是宋妍竟然是宋正涛的女儿,五年前宋家开发的楼盘突然倒塌,随之宋家发生了一场大火灾,把整个宋家都烧了个干净,宋妍的父母和哥哥都死在了那场大火里……

看完了关于宋妍的相关资料,厉擎禹的眸色变得晦暗了起来,像是在深思着什么事情。

第二天,宋妍一到杂志社就被主编陈美叫到她的办公室里去狠狠的训斥一顿。

“宋妍,你说你跟许智雨的神秘男友这条线到底多久了,怎么一点进展也没有!”

宋妍只是静静的听着她的训斥,并不打算反驳她这个处于更年期的老巫婆,原本她是可以理直气壮的反驳她,只是昨晚意外救了厉擎禹的儿子,对于小家伙她的心底有着一股特别复杂的感情,所以就把厉擎禹是许智雨绯闻男友的事情当作不知道。

“宋妍,你看看你这蜗牛一样的工作效率,是不是想要被炒鱿鱼了!”陈美见她一声不吭,甚至是一脸平静无波的样子,火气就更加旺盛起来,一发不可收拾,“你以为仗着自己有几分的姿色,工作上的事情就可以敷衍了事吗?”

“主编大人,我从没有这么想过。”听到她这些带着侮辱性的话,宋妍听不下去了,反驳她了一下,从她进杂志社开始这个陈美总是时不时的找她的麻烦,对她凡事都是鸡蛋里挑骨头。

“没有那么想过?”陈美神情鄙夷的看着她,眼神更是轻蔑到了极点,“那你就拿出一点实料来。”

宋妍把她无意中拍到的许智雨闺蜜姚舒跟某富豪在一起的画面资料给了她。

姚舒现在也是当红的女之一,话题和关注度什么的一点也不比影后许智雨差。

陈美的脸色这才有所缓和,手扬了一下,“你可以出去了。”

接着冯娜娜被叫进了她的办公室去,再出来的时候,冯娜娜一脸的得意,看着宋妍的时候,整个人更是趾高气扬。

“宋妍,你辛辛苦苦拍到的东西,主编说让我好好的发表。”她的语气是做作加毫不掩饰的挑衅,随之有些同情的看着宋妍,“我真是挺同情你的,但是有时候人比人是会气死人的,所以你就看开一点吧。”

宋妍冷冷的看着她,据说陈美是冯娜娜母亲的妹妹,所以冯娜娜是她的外甥女,她在报社里把什么好的差事都给了她,这也没有什么让人意外的。

只是陈美不知道怎么的,一直在针对宋妍,总是把她挖到的一些劲爆的料,直接给了冯娜娜,每个月发工资的时候,冯娜娜就轻轻松松的领取了高额的奖金,而她则是几乎领着工资底过日子。

原本她是安家的少奶奶不在乎那么点钱,但是自从昨晚被她无意间发现了丈夫的婚外情,加上一个让她感觉心寒的秘密,让她顷刻明白,有些事情是需要自己去争取和捍卫的,并不是一味的妥协就能解决问题。

“那我祝你这个月的奖金拿到手软。”宋妍眼神平静无波澜的看着她,眼底分明凝聚着鄙视的波光,仿佛在说她冯娜只不过是一个依靠陈美的废物。

头脑简单的冯娜娜看不出宋妍的鄙视,更感受不到她漠然,依旧笑得得意,“那你可要好好的努力去挖大新闻了。”

冯娜娜嘚瑟的离开了,在杂志社里跟宋妍关系比较好的一个女同事郑玲,有些看不惯冯娜娜的作风,凑到宋妍耳边轻声说道:“妍妍,你怎么受得了她的,摆明了就是故意欺负你的。”

“没事。”宋妍很是看得开,淡淡一笑,然而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她所遭受的不公平对待,她会慢慢的讨回来,也不急在这一时,现在的她羽翼还不够丰满,有些事情也要先处理好,她才能更好的反击他们。

见她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郑玲也不好再说什么,其实职场上很多时候这样的,关系永远比你的能力重要。

陈美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宋妍,冯娜娜,你们俩进来我办公室一下。”

宋妍和冯娜娜一走进办公室,陈美就直接干脆的开口,“明天你们俩现在马上到盛世广场去,许智雨要在那里为盛世集团新开业奢侈品中心进行开业剪彩,听说盛世集团的掌舵人厉擎禹也会亲临现场,你们俩可要好好的给抓住时机,拍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回来。”

“主编大人,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冯娜娜信心满满的保证。

宋妍则是默不吭声。

从陈美的办公室出来,宋妍接到安少川打来的电话,“妍妍,爸妈让晚上一起回家吃饭,你六点的时候到距离安家最近的公交站牌前等我。”

安少川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向来都是一口气把事情给说完,不给她任何插话的机会。

“你就不能来接我一起回去?”这一次宋妍没有像往常一样对他言听计从,而是提了让他意想不到的要求。



1b5a6ca5a1c54e9b8c5423975e48c043.jpg

“公司有许多的事情要忙,我时间上来不及,你下班后直接坐计程车回去。”安少川拒绝来姐她一起回去,就连理由都是跟之前一模一样。

宋妍无声的冷笑了一下,同时也在自嘲自己一直以来的愚蠢,一直以来安少川大概是在她的身后嘲笑她如何的蠢无可救药。

如果不是有事情要弄清楚,她会即刻跟他翻脸,并且提出离婚,但是现在还不能,必须要忍。

她稍稍的舒缓了一下自己的思绪,语气平静的回道:“我知道了,你忙你的事情吧。”

安少川还以为她突然间转性了,还准备还不少的说辞,没想到她竟然就这样没有再追问下去,跟这样过于乖巧的女人在一起生活,真的没有一点的情趣可言。

等他拿到想要的东西后,他会立马跟她提出离婚,一个被人用过的二手货,他才不稀罕。

夫妻二人都各有所思。

在公交站牌前,宋妍看到安少川的车子出现时,给了他一抹跟往常一样的温柔笑容,但整颗心确实冷漠到了极点。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她不会知道自己在他的眼里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形象。

叫丧的黑乌鸦?

呵呵,真的超级讽刺。

安少川见到她的时候,也是对着她温和的笑着,“上车吧。”

宋妍坐上副驾驶座的位置,系好安全带,安少川开车往安家的方向去。

车上,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

以往两人每次见面,安少川总是能听到她对自己嘘寒问暖的,可今天却出奇的安静,心底忽然探起了一抹好奇。

“你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安少川忍不住开口问她。

“有些累了。”宋妍的语气淡淡的,神情看起来确实显得有些疲倦,眼神也吝啬给他。

听到他这么说,安少川没有再说别的话,而是一言不发的开着车。

这一刻,宋妍才真正的体会到安少川对她真的很冷淡,虽然每次见她跟她说话的样子,都是一派的温和,但其实他从来都没有真正关心和在意过她。

或许他是真的好厌恶自己,而当初答应娶她,承认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的,如今看来都是一场让她毛骨悚然的阴谋。

这阴谋的背后究竟有着怎么样的可怕真相,她必须要查清楚。

回到安家,安少川一下车就直接往屋里走,宋妍跟在他的身后。

见到安少川的妈妈潘雪妮,宋妍跟往常一样礼貌的跟她打招呼,“妈,我们回来了。”

潘雪妮就当做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傲然往一边扭开脸,对着自己的儿子笑了起来,“少川,你可愿意回来看我了,我还以为你心里就只有老婆,没有我这个妈了。”

她说的这话是故意在暗指宋妍一点孝心也没有,当年宋家出事后,从北安市的豪门中除名,她对她的态度就开始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其实不管宋妍平日里对她是多么的好,她依旧在背后里说她的不是。

宋妍对于这些已经见怪不怪,如果在此之前,她还会感觉有些难过的话,那是因为她还在乎这个家,现在的她一点也不在乎了,才不管这个处处挑刺的婆婆是什么态度。

“妈,你说的什么话,我还不是因为工作忙吗?”安少川安抚潘雪妮,同时对宋妍使了一个眼色,意在提醒她感觉对他妈妈说一些好听的话。

宋妍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不管她怎么做,他们都不曾在意半分,那她又何必多此一举,倒不如就如他们所想的那样活着,不是更对得起他们的一番苦心吗?

潘雪妮见到宋妍没有说话讨好她,顿时就气了,跟儿子告起状来,“少川,你看看你老婆这是什么态度,回来见到我这个长辈招呼也不打一下,还摆出一副我欠了她几百万的样子。”

“妈,我一进门就跟你打招呼了,是你不理我而已。”宋妍开口为自己辩解,从这一刻起她不会在她的忍气吞声,因为她了解,以潘雪妮的性格,有时候被人给激一下,就会不经大脑的把一些事情给说出来。

潘雪妮看到一向跟个受气包一样的宋妍,竟然开口顶撞她了,感觉就像是被她给狠狠的扇了一巴掌一样,手指指着她的鼻子,气急败坏的怒骂道:“你个白眼狼反了是不是,要不是有我们安家,你现在能过上这么安逸的生活吗?”

宋妍一脸平静的看着她暴跳如雷的样子,一句话也懒得反驳。

“你不但是白眼狼,还是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跟我们少川也结婚五年了,鸡毛也见你下过一根,要不是看在你死去的父母身上,你以为我会容忍你到现在,早就让少川休了你!”

潘雪妮气得整个胸口都不停的起伏,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刺激一样,仿佛下一秒整个人就会晕倒一样。

“宋妍,不,宋佳柔,要不是你身……”

“妈!”眼见潘雪妮就要不计后果的把话给说出来,安少川冷声打断她的话,并旋即抓起宋妍的手腕,带着她走出大门外。

走出到门外后,安少川冷冷的甩开了她的手,眼底凝聚着冷厉的光芒,指责她,“妍妍,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你真的心情不好,但也不应该发泄到我妈的身上。”

宋妍眼神讥诮的冷笑了下,安少川和潘雪妮真的是刷新她的三观。

“你刚刚没长眼睛吗?是你妈没事找事,存心跟我过不去,怎么能怪我呢。”

“你……”

“我什么。”宋妍打断他的话,目光定定的盯着他,带着几分的冷沉,“她说我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这件事情应该怪我吗?”

安少川被她说得无语反驳,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宋妍也会有强势反抗的一面,并不甘心一直受气。

如果不是潘雪妮那么过分的话,宋妍或许是可以继续继续演下去的,但是她刚刚说的话实在是过分,加上安少川又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她再不反抗的话,岂不是现在都还要被潘雪妮指着鼻子在骂着许许多多难以入耳的话。

刚刚她觉得潘雪妮差一点就说出了某些话,只是被安少川突然打断了,看来她日后想要套潘雪妮的话,决不能有安家其他的人在常

“不管如何你现在必须进去给我妈道歉。”



110027a88e7748dc5922827a30c85ce7.jpg

听着安少川提出这么无理的要求,宋妍只觉得浑身自上而下的凉了个透彻,知道安少川目前还不敢把她怎么样,倒也有些放肆起来。

“要道歉也是你妈来给我道歉。”

“你到底怎么回事?”安少川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忍气吞声的宋妍,今天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一点也不受他掌控的样子,这样的感觉让他特别的不舒服。

宋妍原本也是打算就跟以前那样继续忍下去,但是她忽然发现或许她强势起来的话,更容易激发彼此间的矛盾,想要知道的某些事情或许会更加的容易。

“呵呵!”宋妍抬手拨了拨自己耳侧的头发,“我就是不会去给你妈道歉,如果你想要当孝子的话,可以把我给休了,娶一个跟她臭味相投的媳妇回来。”

“我就知道你是个白眼狼。”潘雪妮走出来又开始怒骂宋妍,“你马上给我滚,看见你我就觉得晦气!”

“彼此彼此。”宋妍毫不示弱的回击了她一句,背脊挺直的转身离开了这个充满污秽的安家。

潘雪妮没想到宋妍就真的这么走了,满脸委屈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少川,你看到了吗?”

“妈。”安少川走近她,眼神冷冷的,像是带着某种警告,“你就不能忍忍吗?”

“我凭什么要容忍她,要不是她的身上有着对我们安家生死攸关的东西,我早就一拖把将她给扫地出门了!”

潘雪妮今天真的是被宋妍给气坏了,在心底发誓一定要把这笔账讨回来。

这时安国辉和安凯伊从外面回来,见到妈妈和哥哥站在院子里一脸凝重的样子,上前关心的问道:“妈,哥,你们俩怎么了,吵架了?”

“还不是宋妍那个贱人,一回来就给我摆脸色,说了她两句就甩手走人了。”潘雪妮把矛盾全部推到宋妍的身上,所有的过错都是她一人引起的。

安国辉自然知道自己的妻子是个什么样性子的人,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便直接走进屋里去。

潘雪妮见安国辉无视自己,满腔的怨气顿时又被挑了起来。

回到自己的出租房后,宋妍冷然的勾了勾唇,刚刚被她那么一激,此刻的安家已经被潘雪妮弄得鸡飞狗跳了吧。

她第一次体会到,没有刻意的忍气吞声,适当的反击,心情原来竟是这么的畅快。

走进房间里,她找出自己唯一的一条看起来带着几分性感的黑色无袖短裙,换上。

安少川嘲笑她是叫丧的黑乌鸦,那她就用黑色当一回妖精。

她坐在给自己换了一个浓艳一点,却又不落俗套的精致妆容,裹臀的短裙露出她修长匀称的腿,纤细的腰不盈一握,妖冶的红唇轻轻挽起,有引人一亲芳泽的冲动。

宋妍的打扮无疑是极其的艳冶,当她一走进酒吧就成功的吸引了众多异性的目光。

她走到吧台前,对着调酒师小哥扬唇妖娆一笑,“一杯鸡尾酒。”

“漂亮的小姐,稍等一下。”

很快的一杯红色的鸡尾酒送到宋妍的面前。

“谢谢。”她动作优雅,又不失魅惑的端起酒品尝了一口,明媚的杏眸无意的释放着妖娆的光芒,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散发着妖娆的诱惑。

在酒吧里看到这么秀色可餐的猎物,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自然是不会错过机会。

这会有男人端着酒坐到了宋妍身旁的位子,“小姐,赏脸喝一杯吗?”

宋妍端起面前的鸡尾酒,秀眉轻挑了一下,“喝吧。”

她没有跟男人碰杯,因为她一眼就看出了这个男人不怀好意,跟安少川那样的渣男有的一拼,见到就觉得恶心,只是她没有明着表现出来而已。

男人一口饮尽了杯里的酒,又加了一杯酒,继续想跟宋妍一起喝酒。

眼角的余光瞥到有抹颀长的身影从大门口走进来,宋妍端起酒往他走了过去,精致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妖冶的笑,“先生,一个人吗?”

厉擎禹往常要是碰到这种主动投怀的女人,一定会让人给丢出去,但是在他正欲发飙之前,见到眼前熟悉的面孔时,由不得怔了一下,那天见到她一张素脸,不施粉黛,就已经让眼前一亮的感觉,这会儿的她化着精致的妆容,又添了几分妖冶,更是让人移不开眼。

就连一向对女人冷冷淡淡的厉擎禹这会也有片刻的失神。

“看来我的魅力不够。”宋妍有些自讨没趣的抿了抿唇,端着酒转身,正想离开,她的腰间猛然一紧,紧接着她整个人淬不及防的落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中。

“跟我玩欲擒故纵?”男人的嗓音带着几分黯哑,深邃的黑眸宛如深不见底的黑潭,丝毫不偏差的落在她的身上,特别是她那双诱人的红唇。

宋妍感觉到了他的危险,不受控制的紧张了起来,“你误会了。”

“就算是误会,你也要负责到底。”厉擎禹的语气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强势。

接着,宋妍就被他带到了楼上的包厢之中。

包厢里,他抬手扯了扯自己脖子上的领带。

他的这个动作在宋妍看来,无疑是危险的,她刚刚真的后悔主动去招惹了他,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把她给当成了那种轻浮随便的女人。

“那个……厉先生,我还有事先走了。”

话落,她拔腿就要走人,却不料还没走到门口,她整个人就男人长臂一伸给扯了回来,淬不及防的又落入了他的怀里,“你……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厉擎禹眼神暗沉的反问她,细看这个女人还真的有几分的可爱,有几分勾人的姿色。

宋妍强装镇定,说:“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

话音刚落,她旋即就被男人压在了沙发上,“宋小姐,是你先勾引我的。”

宋妍语塞,他哪只眼见她勾引他了,简直就是血口喷人!

“厉先生,我已经结婚了的,请你自重!”

听了她的话,厉擎禹的眼神里闪过一道意味深长的幽光,“听说已婚女人更有魅力。”



b9f2bc73b7a19d78c3210104353ba129.jpg

外人都说盛世集团的总裁厉擎禹是禁欲系男神,对女人没有丝毫的兴趣。

宋妍一开始在杂志上看到他的照片时,她也觉得他如传闻所说的那样。

然而事实并非那样,他有一个儿子,而且还是影后许智雨的神秘绯闻对象,再比如说眼前,他紧紧的禁锢着她,不肯松懈半分,而且看着她的眼神满是灼热,满是危险。

“厉先生,你想要玩女人的话,请找别人。”宋妍眼神凌厉的盯着他,一身的铮铮傲骨。

“我就喜欢找你。”厉擎禹一个用力,宋妍便被他压在真皮沙发上,嘴角微微翘起一丝的玩味,修长冰凉的手指轻轻的抚上她白皙的脸颊,“你救了我儿子,我应该以身相许。”

宋妍感觉无语望天:“……”

“陪我喝酒。”厉擎禹沉声要求道。

“我不是陪酒小姐。”宋妍想也没想就拒绝,眼前这男人给她的感觉实在是太危险了,“你现在放我走,就当是报答了我救你儿子的恩情。”

闻言,厉擎禹松开了她,整个人往沙发背一靠,看起来既慵懒又邪魅。

“我儿子要求我娶你,我不能失信于他。”

说得倒是合情合理,可是在宋妍这里完全没有用。

而且从她发现安少川出-轨的那一刻起,她就觉得越是有钱有势的男人都不可信,特别是像厉擎禹这样的优质男,想要靠近他的女人想必是前赴后继。

她讥讽的冷笑了下,“厉先生,我已经明确告诉过你,我结婚了的。”

“我不介意你二婚。”厉擎禹冷不丁的回答了一句简直要刷新宋妍三观的话,“据我了解,你跟你丈夫,并没有任何的夫妻情分。”

宋妍脸色一沉,随即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她跟安少川的确是没有什么夫妻情分,在他母亲为难她的时候,他一句话也没有站出来为她说过,从跟结婚的那一刻起,潘雪妮就一直针对她,每次安少川都在一旁冷眼旁观。

一直以来,她都被那所谓的爱情给冲昏了头脑,把安少川的冷漠当成了至宝。

“是又怎样,我跟他究竟还是夫妻。”

“他都可以婚内出-轨,难道你就不想利用同意的手段来报复他?”厉擎禹靠近了她几分,目光深邃的盯着她绝美的脸,在心里鄙视安少川真的超级没有眼光,有个这么美的原配,却偏偏要出-轨一个丑八怪。

“所以你想要当小-三?”宋妍眼神讽刺的看着他,这男人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评价他了。

厉擎禹往高脚杯里倒入红酒,端起一杯递给她,“先喝杯酒,我的提议你也可以考虑一下。”

宋妍接过他手中的酒,细细的品尝了起来,“你的提议我会认真考虑。”

“就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厉擎禹眼神带着几分的侵略性,含笑的跟她碰了碰杯。

宋妍动作优雅的小喝了一口酒,有些试探性的问道:“厉先生,听说你明天要出席盛世的新开业奢侈品中心开业剪彩,跟许智雨一起?”

“想要挖我跟她的绯闻?”厉擎禹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颚,含笑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我怎么敢。”宋妍自然不敢承认她的目的,在还没完全了解厉擎禹这个人之前,她可不敢轻易的招惹他。

厉擎禹这才满意的松开手,转而扣住她的后颈项,紧接着宋妍感觉到有一道温热覆盖了她的双唇。

她蓦地瞪大了眼睛,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是被……强吻了!!!

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后,她用力的推开他,扬手就想要呼他巴掌,却被他牢牢的抓住了手腕,“你无耻!”

“你应该说是你的荣幸。”厉擎禹对着她挑了挑眉,刚刚不过是想要吓吓她而已,只是没有想到她的滋味不错,差点让他失控。

宋妍冷眼瞪着他,这男人简直就是来刷新她三观的,他以为他是天仙下凡吗?

被他给占了便宜,还硬说是她的荣幸?

啊呸,去他ma的荣幸!

“你给我松手!”她简直是一秒也跟这个男人呆不下去了,她要尽快的离开这个无比危险的男人。

厉擎禹倒是直接松手,没有刻意为难她。

一得到解放的宋妍,马上逃离包厢,只是刚刚走出门口,她即刻就缩了回来。

她竟然看到了安少川的那个渣男也来了,而且还带着莫思思那个小-三,两人还不知羞耻的当众亲吻。

她紧紧的拧着拳头,心里隐隐的发疼。

“这么快就舍不得我了?”厉擎禹的语气带着些许的调侃意味。

宋妍闭了闭眼睛,像是在逼自己做出什么决定一样,半响过后,坚定的目光落在厉擎禹那张矜贵的俊脸上,“厉先生,你真的愿意当第三者?”

“如果是你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委屈自己。”厉擎禹起身走近她,伸手搂着她的纤腰,将她往自己的怀里一带,“想好了?”

“想好了。”宋妍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对着他妩媚一笑,宛如勾人的小妖精一般。

“那就走吧。”

不到半个小时后,宋妍跟着厉擎禹走进了一间豪华的总统套房里面。

下定的决心的那一刻,她的确是为了报复渣男,可是这一刻的理智回归,她就有些后悔那样仓促的决定,安少川是一个男人,他玩得起,可是她骨子里到底是一个传统的女人,这种违背自己的本心的事情,她好像做不来。

至少在她跟安少川还没正式离婚之前,她不能做这种违背道德的事情。

“厉先生,很晚了,我还是先回去吧。”

厉擎禹一看就知道她是在打退堂鼓,然而他不会就这么随了她的心意,“宋小姐,现在后悔了?”

他的眼中带着淡淡的嘲讽,似乎在嘲笑她没有骨气,都被渣男和小-三骑在头上欺负了,竟然还想为他守身如玉。

“谁说我后悔了。”宋妍不想被他看不起,强装镇定的盯着他。

厉擎禹眼神别有深意的睨着她,薄唇轻启,“那就开始吧。”

宋妍一惊,眼里满是防备,“开始什么?”



6886959c7fb9a29b28d8d910725ad70f.jpg

“宋小姐,孤男寡女来酒店开-房,你说还能干什么?”厉擎禹神色淡若的反问她,这可爱的女人现在才来跟他装傻,是不是有点迟了。

宋妍:“……”

她想不到他竟会说得这般的直接,可是她就是跨不过心里的那道道德的枷锁。

“厉先生,这种事情一定要你情不愿,可是我不愿意,你也不能强迫我。”她倒是直接的把话说出来,免得拖下去,她就要被这个男人占尽了便宜,在酒吧包厢里,他那充满了侵略性的吻,让她感觉一阵阵的后怕。

这男人是危险的,不是她能够招惹的。

“你在跟我玩欲擒故纵?”厉擎禹自然看得出来,她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但也忍不住想要逗逗她,这个女人,他越是靠近,就发现自己越是被她所吸引。

这二十七年来,他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给吸走了理智,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已婚女人。

这样的感觉倒也新鲜刺激。

他一向喜欢有挑战性的东西,这个女人不为他所迷,在他的眼中就成为了一股难得的清流。

“谁有心思跟你玩那个。”宋妍没好气的瞪着他,要不是无意中救了他儿子,打死她也不愿意跟这样危险的男人扯上一丁点的关系。

厉擎禹还想跟她说什么,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取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是家里打来的。

“少爷,小少爷他生病了。”管家王叔语气着急的跟他汇报道。

“小轩生病了?”厉擎禹轻轻蹙眉,这小子倒病得真是时候,眼底却泛起了淡淡的担忧,“我马上回去。”

宋妍听到他说小轩生病,整个人不由得也跟着担心起来,她虽然只是跟他有过一面之缘,但是却觉得跟他极为投缘,“我可以跟你一起去看他吗?”

“嗯。”厉擎禹没有拒绝她的要求,她的要求正合他的心意。

宋妍跟着厉擎禹回到帝景.轩阁,管家王叔见到自家少爷带了一个女人回来,不由得诧异了几分,那个跟他传绯闻的许智雨他可是都没有带回来过。

“小轩的情况怎么样?”厉擎禹神色淡漠的询问王叔。

“小少爷发高烧,医生刚刚来看过,这会已经吃了药睡下了。”王叔把具体情况跟他一一汇报,要知道小少爷可是少爷的心头宝,这关于小少爷的事情,他可是不敢有半分的隐瞒。

厉擎禹牵起宋妍的手,“跟我上去看看他。”

“好。”宋妍被他牵着手,感觉有些不太适应,倒也没有挣扎,任由他牵着她往楼上走。

厉清轩睡得不够沉稳,厉擎禹和宋妍一打开门走进他的房间里,他整个人就醒了过来,见到宋妍的那一刻,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姐姐,你是来看我的吗?”

宋妍将手从厉擎禹的手里抽离,往他走了过去,伸手轻轻的摸着他的他,“小轩,我是特意来看你的,听说你病了,现在感觉好一点了吗?”

厉清轩急忙点头,眼睛也不眨一下的盯着她看,生怕这只是自己的错觉一样。

“姐姐,你能不能抱抱我?”他眼巴巴的看着她,或许因为生病的缘故,脸色看起来有几分病态的苍白。

宋妍将他抱了起来,手轻抚着他的后背,像是在安抚他。

她将小包子抱在怀里,眼神变得极为的柔和起来,一大一小看起来像极了一对温馨母子。

厉擎禹见到两人如此和谐的一幕,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竟然有股说不出的滋味,就像是自己的心爱的东西被人给抢走了一样。

这样的感觉很是怪异,他对宋妍明明没有那样的感情,可却又像对她有着极深的情感一样。

“姐姐,你的怀抱好温暖。”厉清轩非常的眷顾她的怀抱,往她的怀里蹭了蹭,“姐姐,你的身上还特别香,等我长大了,我要娶你当老婆。”

宋妍笑容灿烂的笑了起来,“等你长大了,我都变成老太婆了。”

“那让我爸爸娶你。”厉清轩眼神清澈的看着她,一张脸帅气又可爱,能把人的心都给融化了。

宋妍依旧只是对着他笑了笑,她自然很喜欢厉清轩,可是要嫁给他爸爸的话,那还是算了吧。

这个男人太过于危险,不是她能够驾驭得了的。

“小轩,你现在需要好好的休息,知道吗?”宋妍眼神宠溺的看着他,要是他是她儿子的话,她该多幸福,内心莫名的又想起了她那个被人偷走了的孩子,眼底不可抑制的泛起了淡淡的忧伤。

“姐姐,你今晚留在这里陪我,好不好?”厉清轩眼神萌萌的哀求她,他实在是太喜欢这个漂亮的美女姐姐了。

宋妍面有难色,她下意识往厉擎禹看了过去,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

厉擎禹自然是明白她的意思,大方的说道:“那就留下来吧。”

话落,宋妍和小包子愉快的抱在了一起。

厉擎禹:“……”

从他进来这个房间开始,就一直处于被无视的状态。

宋妍把小包子给哄睡之后,她才起身走出他的房间,一出房间,她就对上了一双漆黑幽深的眸子。

“厉先生……”

“我名字厉擎禹,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厉擎禹听她左一个先生,右一个先生,听得极其不顺耳。

宋妍张了张嘴,想要叫一下他的名字,却发现像是得了失语症一样,怎么用力都是叫不出口。

厉擎禹微微拧眉,带着几分不悦,“我的名字有那么拗口?”

“不是。”宋妍跟他解释,“我只是有些不习惯而已。”

“那就给我开始练习。”厉擎禹抓起她的手,将她带进了他的卧室里,一把将她甩在了他那张欧式的大床上,欺身压在她的身上。

宋妍双手抵着他的胸口,既是防备又是紧张的看着他,“厉先生,你这是要干什么?”

厉擎禹的手轻抚她的脸,视线落在她胸前起伏的小丘壑上。

“厉擎禹,你要是敢对我乱来,我跟你没完!”情急之下,宋妍脱口直呼他的大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